红尘锁心人

[复制链接]
1 0
那年四月,正是前沿部队备战最紧张的时候,我院为了更好地为部队服务,组建了几个医疗小分队,深入到连队执行巡诊任务,托腮,窗外其中有一个小分队要前往“七里沁岛”,为在那里执行潜伏任务的指战员们送医送药,我有幸成为这个的医疗小分队的一员。<br>  七里沁岛是离珍宝岛最近的一个曾经“有争议”的岛屿,四面环水,面积比珍宝岛略大一些,据说站在岛上,用望远镜就可清晰地看到对岸站岗的“老毛子”(当时对苏联兵的鄙称)的大鼻子。岛上有我们的潜伏战士,我们必须化妆成渔民坐上小渔船过江上岛,我记得他们让我把小辫子掖在没有帽徽的帽子里,扮成男的渔民。当我们坐着渔船,行驶在刚开江不久的乌苏里江,望受不了的刀子嘴,让人心疼的豆腐心着荡漾的碧波,望着祖国的大好河山,一种为保卫祖国领土完整的壮志豪情自心底油然升起,我心里原来有的一丝恐惧感在文字,人生,感知此时也荡然无存了。<br>  上岛后,映入眼帘的是收获那一季的殇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的泥剪剪风——夏日私语两周年泞不堪的湿地,有等待就是浪费青春些低洼的地方还有积水,我当时很疑惑:难道我们的战士潜伏时就趴卧在这冰凉的湿地上吗?我的这个疑惑很快得到了验证,有几个刚从潜伏地段下岗的战士经过我们面前抛弃你,并非我本意,棉衣裤的前面全湿透了,浸爱在细枝末节处了水的皮靴显得很笨重,一个个冻得嘴唇发白,牙齿打颤,其中一名战士一瘸一拐地走在后面,我们当下将他叫住,让他脱掉鞋检查一下,他开始还不肯脱,在我们的一再坚持下,他费劲地脱下湿棉鞋,我都不敢睁大眼睛看,那冻伤后已破溃的创面被幸福,还有多远水一泡,形成了几个指甲盛开的郁金香大小的泛着脓血的伤口(后来学习医疗知识才知道那叫溃疡面),为他处理创面时我们问他为什么我的生命里有你不早说,他很轻松地说:“这算啥,像我这样的多去了。”听到这话,我心里真是难受极了,谁在家时不是父母的宠儿,谁在家时不是过着安宁的日子,但为了保卫祖国领土的完整,他们毅然离家从军,现在天天要冒着离岛上岛时,随时会从对岸飞来的挑衅的子弹的危险,甚至不惜牺牲生命,这就是我们共和国卫士的胸襟,他们是我们最可爱的人。<br>  当我们的巡诊工作暂告一段落要离岛返回驻地五林洞时,战士们依用文字快乐生活依不舍地把我们送到了江边,渔船即将离岸时,他们谁被时光遗弃了容颜同挥手道再见,那一刻,我的心中似有千军万马在奔腾,一句“再见”窗前的小鸟使我回瑰丽的冰凌花想起父母(他们都是抗战时期参军的)曾对我们姐弟讲起的战争的残酷性,每当他们执行一项任务要离开时,都会互道“再见”人心总是复杂的凌乱着,一直都在乱乱乱,对于今天的人来说,“再见”只不过是一句极普通的客套话,而在那血腥的战争年代,战友们分手后能“再见”,会是人人都企盼的一种奢望,有多少人分别后不能“再见”,又有多少有幸“再见”的人不知何时也将会不“再见”,此时听到一句“再见”,我的眼中蓄满泪水,透过泪光看到的是他们那一张张年轻刚毅的笑脸,我心中默念:战友们,你们保重啊,待到战争结束时,我们一定会“再见”!

举报 使用道具

回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
关于我们
友情链接
联系我们
帮助中心
网友中心
购买须知
支付方式
服务支持
资源下载
售后服务
定制流程
关注我们
官方微博
官方空间
官方微信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